听到了百里落嫣的话,江月白,即墨星辰,莫青山,夜修,落英,于烬,于焚,闻人钰,丹丘汶,叶少华,尸鬼,庄鱼儿等人的目光也落在了这个玄衣青年的身上。

即墨星辰突然间微挑了挑眉头。

果然这个男人他是见过的。

“是!”

江月白,夜修也认出来了,这个玄衣青年不是别人,赫赫然正是在他们之后,进入到混合阵法里,被百里落嫣算计的那个人。

百里落嫣的唇角扯出了一抹凉薄的笑意。

当时她便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力量自这个男人的身体里扩散开来。

所以他果然是逃走了吗。

呵呵哒,居然可以在那种时候逃走,这个家伙身上的好东西果然不是一般的凡品呢。

少女的眼底里飞快地划过了一抹幽光。

而且她还清楚地记得这个男人在离开的时候,可是还没有忘记告诉自己一声他的名字呢。

“阴九幽,是黑暗神殿的人。”

淑女邻家女孩味儿

既然这个人能出手来救下这位黑暗神殿的神女……

所以他的身份,只怕也与黑暗神殿脱不开关系。

而且还有……

“如此说来,那所谓的阴影学院,也是黑暗神殿的所属了?”

听到了这话,阴九幽却是笑眯眯地摇了摇头。

“呵呵,不过区区一个小小的阴影学院罢了,我们黑暗神殿还看不上眼,本殿只是想要体验一下做为一个学员的滋味是什么样的罢了。”

所以,的意思就是说,那所谓的阴影学院只是的玩具。

是了。

百里落嫣的俏眼微眯,当时她便觉得有些古怪,一来是因为这个阴九幽身上爆发出来的那种力量,二为是因为……

其实只要阴九幽愿意的话,他完全可以再带走几个人。

可是他却根本没有如此做。

所以可以说,是他将阴影学院的那些人带入到了那种地方。

甚至在他明明可以救下阴影学院的那些人的情况,可是他却选择了独自一个人抽身离开。

阴影学院的人根本就是被这个家伙一手送进了死亡的道路上。

叶少华的眉头微皱,他的目光很是不善地看着阴九幽:“这么说,是黑暗神殿的神子了。”

玄冰冷笑着看向百里落嫣,那目光就如同毒蛇一般的冰冷,她扯着唇角,却是带着得意的笑。

“呵呵,他可是我们黑暗神殿九大神子之首。”

百里落嫣的眉头轻动,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明媚了起来:“哦,所以是过来给这些……呃,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儿们擦屁股滴。”

呃!

听到了这话,周围的一干人,都不由得齐齐狂抽嘴角。

姑娘,美丽的姑娘哟。

说说长着那么美丽的一张小脸,可是怎么可以说出来,擦屁股这样粗俗的话呢?

形象啊,形象啊。

突然间发现美女的人设崩塌了。

饶是以阴九幽的心性,也不由得面色一僵。

玄冰的一张俏脸更是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了。

可不是嘛,她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那一只。

而且如果不是阴九幽的及时出现,她和她的人,只怕现在都已经变成尸体了。

阴九幽很快便又笑得一脸的灿烂:“呵呵,正是如此,所以不知道百里姑娘可否卖我一个面子啊?”

少女轻笑:“喂,本大小姐和很熟吗?”

阴九幽脸上的笑容不变:“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现在咱们可是已经第二次见面了。”

所以也可以算得上是熟人了呢。

百里落嫣点了点头:“嗯,说得好有道理呢。”

“所以,让把人带走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嘛……”

看着面前的红衣灼然的少女,一双眼睛里闪动着精亮的光芒,阴九幽也只能从善如流地往下问道:“不过什么?”

一只白生生的小手便伸了出来。

接着五指捏在一起,做了一个捻钱的动作。

“想要带走这些没用的玩意儿,那么阴神子得付买命钱。”

阴九幽的嘴角一抽,爱钱的姑娘他不是没有见过,可是他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能把要钱这事儿,说得如此理所当然的姑娘呢。

而且居然还是这么一个美丽而神逸的姑娘。

不是说越是美丽的姑娘,越是要清高嘛。

毕竟虽然人人都爱钱,可是将钱之一字总是挂在嘴边,还是显得很俗滴。

但是很明显人家百里落嫣可没有这方面的觉悟。

本大小姐就是这么俗,就是这么的接地气。

而且姐是凭着自己的劳动来赚钱的。

揍人,还有干架那不是劳动吗?

而且还是需要体力与脑力一起运动滴好不好。

劳动了收取报酬,这又有什么不对的吗?

阴九幽双手环胸,一脸兴味地看着面前的少女,这个少女倒是有趣得紧呢。

这些年里,他的身边莺莺燕燕从来也不少,特别是在他的身份还有容貌的加持下,他身边的女人们,一个个看赂他的目光都是爱意满满的。

不管他说什么,对方都会立马点头答应下来。

甚至都不需要他勾勾手指,便有大批的女人争先恐后地想要爬上他的床。

可是这个少女,在知道他的身份,看清了了他的容貌后,居然没有丝毫的动容。

甚至他不但没有从百里落嫣的眼里看到痴迷与爱,甚至就连最起码的惊艳都木有。

不过,只有这样的女子,才是鲜活的。

“哦,既然如此,那么百里姑娘倒不如先说个价格来听听。”

百里落嫣抬手点了点玄冰:“那么咱们便一只一只地来好了。”

众人的嘴角又是一抽,一只一只的来……

姑娘,美丽的姑娘,人不是论个的吗?

所以这些在的眼里,其实是已经脱离了人的范畴吗?

阴九幽的脸上笑意更盛了,一只一只的吗?

果然是有趣的紧呢。

“觉得这只值多少钱?”

阴九幽的手指抚着自己的下巴,做沉思状。

而玄冰听到了这话,一双水汪汪的妙目便立马楚楚可怜地看向了阴九幽。迎上了玄冰的目光,阴九幽却是有些厌烦地皱了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