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苏玄向来不加掩饰。

眼前的白烟很漂亮,也很能勾起苏玄的**。

但此刻面对白烟**裸的勾引,苏玄却是将其轻轻推开。

白烟一怔,眼神失落的看向苏玄。

苏玄一笑,摇头向前走去。

“为什么,白烟不漂亮么?”白烟忍不住开口。

“不,你很漂亮。”苏玄停下脚步。

冠冕堂皇,故作清高。

此刻的苏玄或许就是这模样。

但,这就是他存在的方式!

来到圣王大陆已是许多年,受到的诱惑也绝不在少数。

但他苏玄,从未被内心的**控制!

一眼就让你迷上她

他所求,所想,早已超越了这份**。

此刻,显然不是和白烟来一场激情澎湃野战的时候!

“那为什么……”白烟满脸不解。

“因为不是时候,也不是你真心诚意的。”苏玄低声道。

“人可以有**,但绝不能被**控制。”

苏玄眼中流露一丝沧桑,指尖划过白烟无暇的面孔。

“我为邪修,我也喜好美色,但我绝不会被这份**控制。这,是你和我的区别。”

苏玄说着,向前走去。

白烟呆若木鸡。

放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不碰,苏玄傻么?

傻!

若是以前,白烟定会鄙视苏玄不是男人。

但此刻看着苏玄那有些消瘦的背影,眼眸却是恍惚了一下。

长这么大,她破天荒的感觉受到了重视。

在内心,一丝暖流轻轻划过。

白烟抿了抿嘴。

“这就是他不断强大的原因么?”她忍不住想,跟了上去,看向苏玄的背影却是柔和了一分。

两人不知,在不远处的树枝轻轻弯曲。

一道身影缓缓浮现。

赵北锋。

他远远地看到了苏玄和白烟贴在一起。

他眼中有浓浓的嫉妒以及愤怒。

“该死,原来是个小白脸!”他低骂,算是明白苏玄为何这么傲,原来是抱了白烟这条大腿。

“凭什么这废物能得到白烟,又被冷凤儿青睐?”

浓浓的嫉妒让赵北锋面孔都是扭曲。

若不是白烟在苏玄边上,他早就跳出来一掌拍死苏玄。

“你以为有白烟护着你,我就奈何不了你么?这里是浩渺群山,老子有的是手段弄死你!”赵北锋愤怒低吼,转身离去。

时间流逝。

小半日后。

苏玄化为一道长虹掠过,狠狠抓住了一只魔元鸟。

“哧!”

魔元钻入体内,融入镇魔台。

苏玄明显感觉到了镇魔台的变强,不过速度显然不快。

远处白烟飞来。

白烟追赶,苏玄趁机抓魔元鸟。

这显然更能提升速度,但半日时间还是仅仅抓住了三只。

“有些慢了。”苏玄皱眉。

“主人是为了镇魔台?”白烟轻声问。

“对,但至少要三十只以上。可魔元鸟显然不多,我们可能凑不齐。或许此次有没有三十只都不一定。”苏玄无奈。

“算了,有多少算多少。”

不过也就在此刻。

“轰!”

远处有一道漆黑光柱升空。

苏玄和白烟下意识看了过去,瞳孔皆是猛地一缩。

“唳!”

尖锐魔性的嘶叫在回荡。

只见黑色光柱中一只足有十丈大小的魔元鸟升空,眨眼消失不见。

“这么大?”苏玄动容。

“快追!”

不用想也知道,越大魔元越多!

若是能抓住那只大型魔元鸟,估计一下就能让镇魔台恢复!

苏玄几乎没有丝毫犹豫,极速追去。

大型魔元鸟的出现,让浩渺群山稍稍有了震动。

在浩渺群山待久的人都知道,这是魔元鸟王,已是几百年没有出现。

这只魔元鸟王体内魔元之浓厚,足以让一个凡人直接成为巅峰灵天的魔修。

八阶灵王以下级别,也足够提升一两阶!

而且这只魔元鸟王据说曾出现过,比之一般鸟王要强大很多,这就让更多的修士趋之若鹜,想要将其抓住。

一时之间,浩渺群山的修士皆是在寻找着这只魔元鸟王!

一处山峰上。

赵北锋负手而立,浑身魔气稍显,让路过的修士皆是敬畏的低头,不敢多看两眼。

“哈哈,赵兄!”远处,有不少身影前来。

领头的三个男子也是器宇不凡。

路过的修士看到,神色更是敬畏。

这些可都是浩渺群山极其有名的天骄。

最左边一个身形枯瘦的只剩一副骨架的诡异男子是死修,名徐斯,为浩渺群山死灵门的天骄!

右边则是一个瞳孔竖起,如同蛇眸的男子,这是一个蛇修,名为蛇天,体内夹杂蛇类血脉,是乱蛇宗的天骄!

至于中间,则是一个血修,浑身缠绕令人作呕的血气。

他是血祁,血炼阁的弟子!

死灵门,乱蛇宗,血炼阁!

这都是浩渺群山比较有名的宗派。

眼前这三人与赵北锋交好,这是浩渺群山都知晓的。

“此次叫兄弟们来,是想弄死一个杂种!”赵北锋直接开口。

“哪个不开眼的小子惹了赵兄?”徐斯冷笑:“回头我便将其炼成活死人!”

“那小子很厉害?”血祁问。

“废物一个,但有个八阶灵王罩着。”赵北锋冷漠道:“鬼门的白烟你们知道吧,她似乎包养了那小白脸!”

“原来如此。”

“他怎么惹到赵兄的?”蛇天忍不住问。

“冷凤儿莫名想要嫁给他!”赵北锋阴沉道,并没有隐瞒。

“什么?”

“该死!”

“这次定要弄死他,我浩渺群山的女神岂能被一个小白脸染指!”

他们皆是震怒,冷凤儿在浩渺群山还是极为有名的。

血祁弹指,冷笑道:“赵兄,我等三人去拦住那白烟,你去抓住那小子!”

他们皆是各宗天骄,皆有六阶修为。

打肯定是打不过白烟,但只要施展秘法,暗中偷袭,拖住白烟一会儿也不是难事!

“那就有劳各位了!”赵北锋微微拱手。

他,便是如此打算的!

“我看你这次死不死!”他眼眸狰狞,已经能想象苏玄跪地求饶的画面。

时间,转眼过去三日。

苏玄神色有些振奋。

经过整整三日的追寻,他终于是找到了魔元鸟王的踪迹。

“很好,在我力爆发下,必然能追上!”他惊喜。

此时此刻,白烟都是被他甩开了。毕竟他的速度实在太快,白烟也是无法追上。

无奈之下,白烟只能先行千万魔宗!

一日后。

苏玄已是隐约捕捉到魔元鸟王的踪迹。

这魔元鸟王的隐匿极其恐怖,若不是苏玄凭借着镇魔台的微弱感应,也是无法察觉!

不过也就在这时候。

“哈哈,小白脸!”

“小子停下吧!”

冰冷戏谑的声音响彻。

苏玄眼神一冷。

远处,赵北锋等人极速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