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泡在地下河中那么长的时间,除了特别防水的手机之外,一般的手机肯定是不能使用了。

莫弃烧的手机只是最普通不过的类型,要是经过地下河,那绝对报废了,但他此刻能正常使用,足以说明有第二条通道直达莫家祖屋了。

风水环动千葬局的秘密海了去,我们不过是摸索到百分之一罢了,莫十道不愧是大傀儡师级的人物,布置的杀局太高端了,我们能从中脱身实属侥幸啊。

要不是莫十道抱有收徒后壮大众魔院的心思,派鹿邱真人送来了地图,又投放昊鞅子五人接近我们,潜移默化的带着我们通关,可能,我们真的走不出千葬局。

如此算来,不是侥幸又是什么?

“度哥,我订好飞机票了,去那个城市最近的一班航班就在一小时之后,我定了三张机票,你本身缩小了,就是一件木雕饰品,我带着你上飞机不成问题。

蝎女士和熊先生使用另两张飞机票,至于竹桃姐和这位面具女士,根本不用机票,随着我们上飞机也没谁看的到。不过,两位,拜托你们控制好鬼气,要是影响了飞机内部的机械运转,那可就是灾难了,飞机上有好多乘客的。”

莫弃烧不放心的叮嘱一句,主要是看着牡丹女鬼在说话。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作为半吊子法师的莫弃烧,早就看出来牡丹女鬼身带孽煞了,他担心牡丹发飙,那飞机上的乘客岂不是遭殃了?

“你放心,我不会作妖。”牡丹女鬼面具后的鬼眼闪了几下,缓缓的说了一声,语调阴沉,听在耳中让人心头发毛。

“弃烧,她叫做牡丹,你可以喊她牡丹姐,放心,我保证她不会随意伤人的。”

我补充了一句。

清纯双面女郎

“那就好,牡丹姐,你得多关照小弟啊。“

莫弃烧眼神放缓一些,看着牡丹,眼底还是留有提防之意。

这没办法,谁让牡丹杀过人呢?看她身边的孽煞浓度,显然是杀了不少的人,莫弃烧的担心合情合理。

“好说,好说。”牡丹阴笑一声,敷衍的回应几声。

“度哥,你一定要保重啊,顺利回归身躯之后,给我打个电话来,免得我惦记,我的电话号码是……。”

莫弃哆抱住我的一条手臂,舍不得我离开。

“以后,我会来看你们,如果我还活着的话。”

我有些感动,用另一只手碰碰莫弃哆的脑袋。

“要不要和她俩道别?”莫弃哆转头看了看还在睡着的刘艾玟和卫红扇。

“不用了,离别这种事过于伤感,再说,我只要还活着,就不会和你们断联系的,就别叫醒她俩了。”我小声的回应。

“那好,听度哥的。”

莫弃哆很是听话,转头却板起脸来,吩咐莫弃烧一定要将此事做好。

莫弃烧苦着脸应下来。

说了一会儿,莫弃哆示意莫弃烧给家里打电话,同时,通知卫红扇和刘艾玟的家人赶过来。

莫弃烧做完了这事,赶在亲属们来临之前,和我们一道离开了医院。

出了医院门口,莫弃烧一指头点在我心口的符箓上,我的木头躯体就缩小成一个配饰了,莫弃烧娴熟的将我拴上了红绳,挂在腰间。

按理说,鬼怪不喜欢大白天出行,但今天是个大阴天,指不定何时就要下雨,这种天气对鬼怪没有影响,所以牡丹和血竹桃不用躲避。

莫弃烧拦了一辆计程车,和蝎妙妙他们一道上车。

司机只能看到三个人上了车,殊不知,还有两鬼跟随着,更有我这么一个特殊的存在在场。

一脚油门,计程车向着机场飞驰。

四十多分钟后,民航客机起飞。

飞行过程相当顺利,两只女鬼混迹其中,但都安安分分的,没有引发危险状况,除了我们,机舱中的乘客都是普通人,他们看不到两只鬼,自然不会慌乱。

我还一直担心会遇到厉害的法师呢。

若是法师乘客看到机舱中有两只女鬼,非要逞英雄的去降魔驱邪,那可就麻烦了,好在没有这种情况发生。

飞行了八个多小时,飞机在机场稳稳降落。

莫弃烧带着我走出舱门的那一刻,我的七魄振奋起来,过去的数十个小时,经历的事儿太危险了,好悬就回不来了,还是家乡好啊!

出了机场,先找了个饭店,他们几个吃喝了一通,这才打了辆的士,按照我给的地址,快速接近宁鱼茹和二千金藏身的小旅馆。

一个多小时后,到了地方。

从车里下来,前方就是亮着招牌的小旅馆,已夜深了,我的七魄离开躯体接近两整天了。

“但愿宁鱼茹她们不要出事。”我暗中很是担心。

进了旅馆,莫弃烧他们办理了入住手续,然后,悄悄溜到宁鱼茹她们所在的房间门前,莫弃烧紧张的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很是轻微的声响。

房门上的猫眼一暗,显然是里面的人正看向外头。

“你们找谁?”

一道清冷的话声传出来,我听的就是一喜,没有错,这正是宁鱼茹的声音。

“举我上去。”我说了一声。

莫弃烧急忙将我解下来,递到猫眼之前,我对着那边轻声说:“是我,姜度,亲爱的,快开门。”

我身后就是血竹桃,她正支棱着耳朵听着呢,没办法,我只能来了一句肉麻的称呼。

“彭!”

似乎是里面的人撞到了脑袋,然后就是开门的动静。

门一打开,莫弃烧他们就跻身进去。

面容清冷的宁鱼茹盯着这群不速之客,身体绷紧,随时会发动一般。

特别是看到滑行进来了两只女鬼,宁鱼茹手一翻,测地尺出现了,而抱着手办的二千金瞪着鬼眼挡在床前,不让莫弃烧接近。

显然是二千金故意现身出来的,所以,莫弃烧他们都看到她了。

“鱼茹,别紧张,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光亮一闪,我已经变成一米五的木头人,手臂上缠着两根封魂链钩,还背着个大皮包。

“咦,你怎么成这样子了?”

关闭好房门的宁鱼茹转头就看到了我,很是惊讶的走来,好奇的围着我转悠好几圈,一脸的不可思议。

“咳咳,诸位,给大家伙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未婚妻宁鱼茹,她是阴阳先生的传人,是个女法师,很厉害的。”

我伸出木臂将宁鱼茹揽住,然后,对着好奇打量宁鱼茹的伙伴们介绍起来。

腾!

宁鱼茹白净的脸霎间变的通红,转头狠狠瞪我。

“你就是他的未婚妻?听他说过好几遍了,如今看来,长的也不怎么样吗?”

血竹桃走到近前,仔细打量了宁鱼茹几眼,摇着头,很是不屑的模样,确实,若只说容貌,宁鱼茹还真就赶不上血竹桃。

“你是谁啊?本姑娘长的如何,你有何资格品评?”

宁鱼茹一听就不高兴了,挣扎着从我怀中脱身,盯着血竹桃,很是不客气的反驳。

“喂,喂,两位不要伤了和气,鱼茹,这美丽的姐姐名为血竹桃,我能够活着回来见你,多亏着她的帮忙。更让我不安的是,竹桃姐挺稀罕我的,但做人得讲良心,我不能对不住你啊。

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怎能见异思迁呢?那还是个人吗?但竹桃姐偏不信我说的话,非要跟着我回来看看你是何方神圣?这不就……,嘿嘿。”

我讨好的对着宁鱼茹笑,暗中,木手顶了她后背好几下,示意她一定不要捅穿窗户纸。

宁鱼茹脸上红的更厉害了,不知道的以为她很是害羞,但我知道她是被气成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