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魔之地的一处山坳之中,浑身是血,一脸狼狈的魔将莫干,在也没有了一个小时之前的意气风发。

大口喘着粗气,神情紧张,那双血红阴森的双眸之中,满是惊惧之色。

此时在魔将莫干的正前方十丈左右的位置,一只两头尖,背部高高鼓起,满身是鳞甲的妖兽,一双小眼睛,正凶狠的死死盯着魔将莫干。

“该死的畜生,本王和你拼了。”怒吼之中的魔将莫干身形一动化作一道残影,下一刻已经冲到远古龙鳞穿山甲的身前。

与此同时,庞大的妖气,从远古龙鳞穿山甲的体内爆发出来,扬天怒吼了一声之后,整个庞大的身躯,缩成一个黑色大球,就如同炮弹一般,没有丝毫避让,朝着魔将莫干冲了过去。

“该死的畜生。”魔将莫干心中暗骂了一声。

这半个多小时的一追一逃,魔将莫干与远古龙鳞穿山甲已经是交手了数次,深知远古龙鳞穿山甲那变态的防御力,要是硬碰硬的抗下这一击,就算是能把远古龙鳞穿山甲打飞,自己也不好受。

最要命的是,对方皮糙肉厚,根本就不怕打,可是自己每一次,都被这畜生弄得气血翻涌,内伤会变得越来越严重,长此已久,自己必死无疑。

眼眸之中闪过一丝不甘,但魔将莫干还是收起自己即将出手的攻击,身形在虚空之中诡异的一扭,已经决定,避开远古龙鳞穿山甲的锋芒,不与其硬碰硬。

而就在魔将莫干身形险之又险的避开远古龙鳞穿山甲之时,耳边响起了一个讥讽的声音。

“白痴,你是不是把小爷我忘记了,你可要知道,追杀你的可不是只有小爷的妖兽。”

听到这个嘲讽的声音,魔将莫干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越加难看了,那双血红色的双眸之中,写满了惊恐之色。

艳丽无比辣妹帽美动人

“伏魔斩妖式。”冰冷不含任何感情的声音落下,魔将莫干感觉到,自己的周身剑气纵横,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形成一个剑气牢笼。

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这一剑了,魔将莫干心里十分的清楚,这一剑的厉害,手中那条如同蟒蛇一般的长鞭,瞬间变得笔直如同钢枪一般,对着一点狠狠的杀了过去,同时嘴中发出了一声怒吼。

“卑贱的人类,你欺人太甚,本王跟你拼了。”

怒吼之中的魔将莫干,手中的钢枪,就如同飞速旋转的电钻一般,所过之处,空间被撕裂,空气被划出一道成人大腿粗细的黑洞。

枪头所过之处,所向睥睨,势如破竹。

只是眨眼的功夫,枪头之处,就已经和剑气幻化的牢笼墙壁撞击在一起。

“噗……”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之后,魔将莫干不由得一愣。

因为魔将莫干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个剑气所幻化的牢笼墙壁,就如同纸糊的一般,根本就没有对自己造成任何阻碍,就这么轻松的被自己一枪捅破了。

这半个小时多的逃亡,魔将莫干已经交手了数次,对于伏魔斩妖式,魔将莫干也算是比较熟悉了。

知道这是一门十分玄妙的剑技,几乎是没有任何破绽,每一次自己破解,都用了九牛二虎的力气,而且每次都被剑气花瓣伤到一点,这一次怎么就这么容易就破掉这一招玄妙的剑技了?

一种不好的预感,突然

袭上心头,魔将莫干心头猛地一颤。

“白痴,我只不过用了一招虚招,你有必要用那么大的力气?”李二蛋讥讽的声音,再次在魔将莫干耳边响起。

“不好,卑贱的人类,你卑鄙无耻,你耍诈。”魔将莫干的脸色,下一刻已经变得十分的难看,知道自己上当了。

不过魔将莫干毕竟是身进百战,知道上当之后,没有任何犹豫,扬天怒吼了一声,身上的气势攀登到了一个顶点,滔天的血气,从体内爆发出来,转眼的功夫,魔将莫干整个身子,被一层红色丝网死死包裹住,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一个巨大的蚕茧一般。

这是邪魔一族之中的防御秘术,类似于人类武者的真气铠甲,不同的是,前者利用的是修炼来的真气,后者是利用一身的血气,利用肉身力量。

“咦!”

虚空之中的李二蛋,轻咦了一声,脸上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神色,对于魔将莫干这个防御秘术,李二蛋十分的感兴趣。

而也就在魔将莫干身上的防御蚕茧刚一形成,一条足有人小腿粗细,长有两米多长的长鞭,狠狠地朝着蚕茧抽了一下。

确切的说,这并不是长鞭,而是远古龙鳞穿山甲的尾巴。

远古龙鳞穿山甲,身上有两个最为强悍的武器,一丝一双坚硬的前爪,毫不夸张的说,那一对前爪,可以开山裂石,几乎很少用东西,能阻挡住那一对前爪。

另一个比较厉害的武器,那就是远古龙鳞穿山甲的尾巴了。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过后,被血色蚕茧包裹的魔将莫干,发出了一声悲痛的惨叫,整个巨大蚕茧,就如同被抽飞的棒球一样,朝着一处山壁砸了过去。

“轰隆。”庞大的身躯砸在山壁上,整个大山都在摇晃,无数散落的山石,从山顶上滚落。

而以此同时,李二蛋化作一道流光,与手中的五彩巨阙剑人剑合一,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来到山壁面前。

“噗嗤。”

“哇,哇……”

此时在看,李二蛋就站在山壁前五丈之外,倒背双手目光如电,看着山壁所在的位置。

此时山壁之处,坚硬的山壁,被砸出一个巨大的人形凹槽,在凹槽之中镶嵌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正是不可一世的魔将莫干。

此时的魔将莫干,胸前插着一柄十分霸气的五彩巨剑,正是李二蛋手中的巨阙剑。

“嗷嗷……”

远古龙鳞穿山甲,发出一阵兴奋,残暴的狂叫声,身形一动,就要朝着魔将莫干冲去。

此时的魔将莫干,已经是死定了,但远古龙鳞穿山甲显然并不解气,想要在敌人死之前,狠狠的撕碎这个家伙。

“慢着,先别弄死他,这个魔将,对我还有那么一点小用处。”李二蛋轻声命令道。

听到李二蛋的命令,远古龙鳞穿山甲,凶残的双目之中,闪过一丝不甘之色,但还是停下身形。

“司令,这个该死的东西马上要死了,你留着他还有什么用?”远古龙鳞穿山甲意念与李二蛋交流道。

“这个魔将的地位不低,应该能从其身上窃取一些重要的情报。”李二蛋轻声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