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儿冷冰冰的看着刘鸿远淡淡的说:“你家人对倾城还真是关心呀,你爸是故意的吧?“

倾城漂亮脸蛋布满黑线,一脸淡然的说:“刘鸿远,我记得我已经告诉他好多次了,你爸根本不往心里记,我能怎么办呀,不过刘鸿远看着你的态度这么好,我就不计较了!“

佳佳笑呵呵说:“只要刘鸿远站在您这边,你在家的地位就是老大没人可以撼动,他爸在说什么你也别往心里去,弄得自己不舒服!“

倾城淡淡的说:“我当然知道了,和我在一起过日子的又不是他爸,是我和刘鸿远两人过日子,守着孩子过日子,不管他们说什么我都的保持好心情,还有十来天我就可以回去了…”

佳佳满脸的无奈苦笑淡淡的说:“是呀,我再忍十来天就回去了,别和他爸妈较劲了,真的太烦人了…“

雪儿笑呵呵说:“嗯嗯,不聊这些,聊点其他的高兴的…”

话音刚落,就听见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了,刘英亦吓得直往倾城怀里钻,刘鸿远爸爸大模大样开门进来了,看到这一幕倾城不满的瞪了刘鸿远一眼…

刘鸿远看到这一幕也是头疼的扶额头,雪儿和佳佳两人也被弄的还是不高兴,淡淡的说:“这啥情况呀!“

刘鸿远爸爸满脸的尴尬气呼呼说:“倾城,那孩子的名字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了?”

倾城很是不高兴但是还是平静地回答:”起好了呀,就叫奕彤!”

刘鸿远爸爸满脸的不悦气呼呼说:“什么刘奕彤,不好听,改名字!“

倾城脸色很不好但是看着有朋友在给刘鸿远爸爸面子,耐心地认真地说:“爸,这名字是我找人起的,是按照孩子的生辰八字出生日时辰起名字,我和刘鸿远都满意,咱能不能别这样好不好?“

元气少女长发飘飘露明媚笑容白嫩肌肤写真图片

刘永远爸爸根本不管倾城脸色好不好看,特别霸道的说,“不行就得按照我取的,我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刘鸿远听到这个话语脸色也是不好看气恼地说,“爸,我告诉你多少回了,孩子是我自己的,我想怎么起名字就起的名字,你问这么多管这么多闲事干啥呀?你如果真的不喜欢我们不欢迎我们,故意找事的话,我们走!不在你跟前晃悠!“

倾城很不高兴无奈地说:“刘鸿远,你给爸好好谈谈,我这朋友还在这,就这往态度对的,我不想为这个事情再吵再闹了,简直太累了!”

刘鸿远看了看笑呵呵说:“爸,我看你是改不了了,你是故意的是吧?你要是真是故意的呢,现在我就收拾东西带着孩子我们走,再说了坐月子哪里不能坐,非要在家受你这气。“

倾城也是满脸的不悦淡淡的说:“我们回回家坐月子,就因为您,想让您看孩子,可是你。总是想法设法的给我添堵,你可知道作业的最忌讳的是这些呀。麻烦您喝完酒之后去您的房间睡觉,别到我们这边来撒酒疯。”

雪儿看着这一幕也明白倾城的语气似乎软了下来,是想退一步海阔天空,再说自己也不能替倾城做主,说那些话就是给倾城传递信号,让倾城不要怕,但是对于刘鸿远爸爸的做法确实很不高兴,但是还是要保持礼貌微笑淡然笑呵呵的说:“叔叔这起名字的事情呀,都是爸爸妈妈给起啊,哪有爷爷奶奶起的呀,再说了我们倾城可是老师,文化水平还是不错的,给孩子起名字能差了,我倒是觉得这个名字好听…“

佳佳也跟着附和说,“我儿子的名字就是我和老公起的,我公婆根本不问,这点小事你就别操心了,反正名字都起好了!”

刘鸿远看着爸爸没有离开的迹象,也不表态不高兴的说:“爸,你现在喝多了我们不跟你计较,你赶紧去睡觉吧,如果你再继续这样的话,我真收拾东西走人,到时候谁丢人你自己知道…”

刘英亦在倾城怀里不知什么时候是睡着了,倾城怀里的孩子又看看床上的小不点说,“刘鸿远,你赶紧让爸出去睡觉,孩子也睡着了!我不想与他再争吵,不顾及我需不需要休息,也得顾忌顾忌他孙子孙女要睡觉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今天咱就收拾东西走了,正好雪儿和佳佳也来了,帮忙收拾就好!“

刘鸿远听到这话有些无奈,刘鸿远妈妈收拾好来到这里和我在听到倾城的话,赶紧把老头抓了出去有些不高兴的说:“你这样子是什么意思?孩子的朋友好不容易来一趟,他们也是好不容易回来多住几天,你这搞成这个样子,以后还让孩子跟我们生活!”

倾城看着刘鸿远妈妈来了,说话也不算是客气有些庆幸的说,“幸亏我没有和你们住在一起,真的有可能会被气出心梗或者脑出血,我还想多活几年!”

刘鸿远也是心疼倾城满脸的无奈苦笑淡淡的说,“爸,我可不想倾城被你气出什么好歹,倾城真气出好歹来,后半辈辛苦的是我,麻烦你们心疼心疼你儿子好不好?别多管闲事了好不好?”

刘鸿远爸爸听后没吱声,转身走了!雪儿那看着刘鸿远不高兴的说:“刘鸿远,我真见识了,这就是你给倾城的生活呀,你爸也真是的什么事都想管一下?”

佳佳满脸的无奈淡淡的说,“是呀,你爸怎么这么多事儿呢,我觉得儿女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他去管,管这么多有用吗?到最后惹的儿女都不高兴!”

刘鸿远满脸的愧疚笑呵呵说:“我早就给他说过了,我们的事情不要管,孩子名字问题我也给他说过了,他就是这个德性,今天你们在这里估计还想显示他作为家长的权利,可能没想到我们会出这一招釜底抽薪,估计这段时间会好点!“

说话之后,刘鸿远爸爸又走了过来,似乎还想说什么几人看到这一幕特别的不高兴…

刘鸿远妈妈也是气恼把刘鸿远爸爸已经拽走,安顿好之后不好意思说:“真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刘鸿远他爸就这个德行,喜欢多管闲事…他操心的事多着呢!刘鸿远堂弟的婚事他也去操心,你说这不是闲的?“

雪儿对于刘鸿远爸爸的事情真的是特别不高兴,无奈的说:“别怪我说过难听,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人家自己爹娘都不着急,他跟着急什么,多管闲事,惹得人烦,早晚会被人骂!“

倾城漂亮脸蛋布满尴尬,但是也明白他们是为自己出气,怕继续说下去会出事,就没有再说什么:“刘鸿远爸爸就是这个样子,我也被吵的头疼,这时间这么在闹腾过的真快,你们也赶紧回市里吧,开车得注意安全…我这会困了得睡会觉,晚上有得熬呀!“

佳佳理解倾城淡然笑说:“行,我们就不多呆了,你自己在家里要注意安全,如果实在不行的话给我打电话,我绝对来接你…“

雪儿淡然苦笑淡淡的说,“你还是打给我比较保险,他有孩子会比较麻烦的,你还是给我打电话随叫随到!“

倾城很是感激他们,觉得有他们真幸福笑呵呵地说:“行,这不刘鸿远一直在我这边吗?放心!”

刘鸿远很是认真说:“放心,我的态度在这里呢,我爸经过今天的事情不会再生事端了!”

佳佳看了看刘鸿远俏丽脸蛋布满:认真的说:“刘鸿远,你一定要照顾好倾城,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时间不停的转动,倾城还有十天就差不多能回去了,可是这天却接到倾严的电话,倾城特别开心笑呵呵说:“怎么老弟,想我们了!”

倾严虽然刚刚由于打电话给倾城对不对,但是还是说出了口,艰难的说:“姐,爷爷去世了!”

倾城笑容逐渐凝固,变得很是难看有些不相信说:“你说什么?爷爷去世了?什么去时候?怎么这么突然!我前两天给妈打电话还聊爷爷的事情了,说一些挺好,爷爷能吃能睡,这到底怎么回事?”

倾严也不知怎么回事,但是也听得出悲痛,淡淡的:“具体啥情况我也不清楚,我这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有什么事我到时候再给你打电话!“

倾城挂了电话之后,脑海里都是爷爷,回忆起爷爷!小时候爸妈为了要儿子把倾城丢给爷爷奶奶照顾,那时候小,自己需要钱买东西总是去找爷爷要钱,爷爷奶奶的孙子比较多,倾城每次都是偷偷的让爷爷给她钱…爷爷也总是笑呵呵说:“没事,想要什么给爷爷说!”

倾城的脑海还有着爷爷小时候总是背着自己去买东西,那时候只有爷爷奶奶陪着自己,可是现在爷爷走了,倾城看着怀里的孩子有个再看看女儿真的是走不开,连回去送爷爷最后一段路都没办法,心里面百感交集!

刘鸿远回来看的倾城表情不对,满脸的愧疚淡淡的说:“怎么了?“

倾城漂亮大眼睛蓄满泪水,哽咽说,“刘鸿远,我爷爷去世了!你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