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五月二日是神奇的一天。

这一天,沉默森林的深处传来巨大的爆炸声,低沉的音浪回荡在整座布吉岛上空,连学府最深处的女巫宿舍都感受到了那股强烈的震颤;第一大学守护法阵金色的光芒几乎将太阳的颜色彻底掩盖。

这一天,九有学府临钟湖畔,一位倔强的男巫众目睽睽之下,用魔法拔出了自己心脏中流淌着的狼人血脉,试图堵住那些污蔑的噪音。在许多讲求实用精神的九有学生看来,尼古拉斯的举动非常愚蠢;相反,最初挑衅男生的阿尔法学院,却出现了一些尼古拉斯的拥趸,因为他的剔血维护了血脉的荣耀,不管从哪个角度。

还是在这一天,第一大学许多学生都看到了一只黄花狸。一只眼神很亮,皮毛油光滑亮,气势十足,会说人话的黄花狸猫。

许多同学甚至在同一时间、在学校的不同地点都看到了这只猫的身影。

无一例外,都是这只黄花狸在寻找两只老鼠的消息。

猫捉老鼠天经地义,许多学生对于这件事一笑了之。或许有部分心细的学生,会纠结学校里到底有几只会说话的黄花狸——这项争论一度登陆第一大学五月初的十大热议话题之尾——更多人热议的,除了沉默森林深处那场爆炸,便是九有学院的老生尼古拉斯同学了。

很难说两个话题哪一个更具有传奇性。

沉默森林深处的爆炸除了让学生守护法阵闪了闪亮光、让同学们在校园感受了一下‘震颤’的动静之外,再无余波。学校封锁了一切与之有关的消息——没有安抚、没有调查、没有解释,除了校报刊发了一则不足五十字的简短通告之外,再无其他内容。

相反,尼古拉斯对霸凌者的激烈反抗,则引发了阿尔法与九有学院之间更大的矛盾。虽然现场的冲突被随后赶来的教授们压制了下去,但随后,仅仅过了不到半个钟头,就传来雷哲与奥古斯都在会谈时大打出手,将一小片街区夷为平地的消息。

举校一片哗然。

清纯天使白衣长裙的唯美瞬间写真

据传,当时两位学生领袖是在进行‘和平与合作’的谈判。尼古拉斯的消息传到会场后,九有学院代表中同样拥有‘半血’身份的几位巫师愤然起身,退出了会议,却在门口受到几位白袍子讥嘲,双方发生冲突,最终冲突扩大,酿成大祸。

毋庸置疑,尼古拉斯入校三年念念不忘在校史留名的愿望,终究可以实现了。只不过是以一种他并不希望的方式。

……

……

“格林!格林?!怎么了!不要吓唬我啊!”女生哇哇的哭着,泪眼婆娑的看向周围:“们快去喊教授啊!格林要死了……要死人了啊!!”

周围模糊一片,看不清人们的面孔,只是影影绰绰传来许多相似的叫喊声。

仿佛是在喊‘加油’,又像是在喊‘活该’。

男生瘫坐在树底下,身上沾满了鲜血,脸色惨白,努力睁开眼,看着哭泣的女生,轻声安慰道:“……没事,没事的。别人可以看不起我,可以嘲笑我,可以毁谤我……但是他们不能因此而嘲笑!”

“真是个大笨蛋!”女生又气又急,哽咽道:“,能被骂,我也可以啊!”

“我不允许!”男生扯着嘴角,努力绽开一个笑脸:“……我的血液干净了。从现在开始,他们再也不能说喜欢一个杂种了……再也不会了……”

狂风刮过,落叶飞卷,暴雨倾盆。

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砸在地上,掩盖住了女生声嘶力竭的哭泣。

……

“啪!”

尼古拉斯·格林·奥斯沃尔倚靠在枕头上的身子一歪,脑袋重重的撞在旁边的柜子上,剧烈的疼痛从额角传来,深入骨髓,打破了夜晚的宁静,也打碎了他‘英雄与美女’的美梦。

“嘶……”

男巫捂着额角,小口抽着冷气,小心翼翼的看了旁边一眼。

陪护床上的女巫睡的正香,完全不知道某位男生刚刚做了一个英雄梦,也不知道自己的陪护对象已经被梦魇惊醒,还撞了脑袋。

男生揉着额角,小心翼翼的转回身子,眼角瞟见病床一侧柜子上摇摇欲坠的果篮,不由自主瞪大眼睛,慢慢张开嘴。

“砰!”

果篮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尼古拉斯咬着牙,闭着眼,身子几乎快要缩成一团。声响过后,他慢慢睁开眼,却被面前一双布灵布灵闪动的大眼睛吓了一跳。

“菲……菲,嘶!”男生用力向后仰的时候,扯动了胸前的伤口,不由抽了一口凉气:“……醒了?!”

“醒了?”女巫几乎在同一时间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两人都愣了几秒钟。

还是女巫的反应更快一些:“有没有不舒服?胸口疼?等等,我去找医师……”

话音未落,她便一阵风儿似的扯开病房门跑了出去。

徒留下男生伸着胳膊,张开手,抓住一缕香风。

“真是……性急啊……”尼古拉斯收回手,按在脸上,低声喃喃着,感受着身体强烈的虚弱感,眼角悄悄淌下了两行泪水。

湖畔事件后,奄奄一息的他被校方紧急送进了校医院,灌了一肚子药汤。

魔法药剂的效果很好,仅仅一下午的时间,尼古拉斯便重新睁开了眼睛,他被撕开的胸口也痊愈了。只不过他已经放弃的血脉,再也回不来了。

按照医院的说辞,他以后大概率只能是一个戏法师了。

男生睁着眼,盯着头顶洁白的帐子,脑海里还回响着自己嘶哑的诅咒与那天隆隆的雷声。

他并不知晓自己引发的大混乱,也不再关心自己那点可怜的学分。

他发现自己现在非常平静,以往心底那沉重的压力与无形的桎梏似乎随着自己抽出的血脉而消散的干干净净。

非常轻松。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病房门打开,眼睛红肿的丽兹抢在医师与刘菲菲身前冲进了病房,扑在了他的身上,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尼古拉斯眯了眯眼,嘴角温柔的弯了起来,轻轻拍着妹妹的脑袋,安抚道:“不哭不哭,哥哥没事,我们明天就回家。”